華龍網11月21日9時訊(首席記者 白潤嘉)要致富先修路,這是很多地方謀發展的“必修課”。而對偏遠山區,肩挑背扛過日子的鄉民而言,對路的渴望,首先是解決基本出行。在重慶彭水自治縣,縣人大常委會以“十二個一”為載體,組織各級人大代表開展代表主題活動,其中,不少代表就將目光聚焦到了“路”上,通過帶頭修建、墊資等多種方式,為當地老百姓構築致富夢。
  盼路:肩挑背扛何時結束
  再長幾個月,年豬就該出欄了,61歲老人蘇水碧默默盤算著,今年的豬已經有好幾個買主來找她預定了,她估摸著今年能買個好價錢。“多虧這條路修好了。”蘇水碧說,以前買主上門看豬,即便是看好了,也總會壓價或是刁難,“一頭大肥豬,比起別家一斤要少1塊多。”蘇水碧說,買主壓價是因為運豬下山風險大且費力。
  蘇水碧的家聯合鄉龍池村7組,在緊鄰省道202的一座山山腰處。從省道走到蘇家,沿途都是彎彎繞繞的羊腸小道,還有很多處陡坡。2011年的冬天,買主讓蘇水碧自己趕著豬下山,走到離家幾百米的一處叫觀音岩的地方,豬兒一下滾到十幾米深的溝里,摔死了。
  “一分錢都沒賣成,我找了好幾個鄰居才從溝里把豬背回家,我們這裡每年也要摔死好幾頭豬”蘇水碧說,龍池村7、8組有230戶900多人都住在山腰以上,以往無論是村民趕場還是孩子上學,來回都得肩挑背扛,單邊步行在40分鐘以上,家家戶戶賣豬都是要邀上七八個鄰居壯力幫忙換著抬,走上1個小時,才能下到省道邊。山高坡陡,滑倒摔傷是常有的事。
  修路:人大代表出錢出力 只為兌現承諾
  龍池村村民們盼著家門口能有一條路,一盼就是幾十年。
  2012年,剛當選彭水自治縣第十六屆人大代表的高沅生到龍池村向選民述職,聽到群眾們多年的盼望,他當眾許下承諾:“我要修通龍池村7、8組的公路。”
  話說得輕鬆,做起來卻是困難重重。從省道到龍池村7、8組,是一個坡度約45度的陡坡,最險處達70度,修建難度大,工程耗費也非常高。雖然政府批下了20萬元的啟動資金,但對整個工程而言,卻相去甚遠。不過,工程卻並未因此耽擱,公路一天天順利的向著上山延伸。
  修到冉家崖時,工程遇到了不小的困難。“這裡的坡度幾乎垂直,修建難度太大,錢也用完了。”高沅生說,不過他和其他人大代表以及村民們都沒有放棄,他從外面請了專業隊伍,自己和幾位人大代表一起在現場指揮,大家一起努力,從山頂上吊著繩子下來,在崖壁上硬是鑿出了一條路。
  今年6月,這條長4.77公里的組級路終於修建完工,為此高沅生墊資了45萬,他還計劃再想想辦法,把這條路再延伸3公里,貫通幾個村民小組間的路。“現在好了,我們到鄉場趕場都可以直接坐麵包車,10分鐘就送到家門口了。東西也不用自己往山上背了。”蘇水碧說。
  圓夢:有了路就有了好生活
  和龍池村村民盼修路不同,彭水縣蘆塘鄉鞍子嶺村村民雖然家門口有路,卻依然沒感受到實惠。“我們這裡隔縣城其實不遠,但是沒有直通的公路,也沒通客運車,只有繞行其他鄉鎮,耗時耗力。”蘆塘鄉人大代表李朝銀說,幾年來,當地政府和村民一直希望能修通當地鞍子嶺村到三江口公路,但一直沒修成。
  隨著彭水自治縣人大常委會代表主題活動的深入開展,蘆塘鄉人大也把這條多年沒修的路納入了代表活動計劃,為了能讓工程進展順利,代表們當起了工程中的各種調解員。村民不願出讓土地,代表們要上門做工作;拆遷戶鐘勇房屋緊鄰新修的公路,有安全隱患,不同意拆遷,代表們也要想辦法。“講道理,關鍵是要讓他們心服口服。”鄉人大代表李繼知說,鐘勇那處房屋,已經年久失修,他和另一位代表一起以置換土地的方式,把自己土地送給對方,這個問題才得到解決。搬家當天,代表們還親自去幫他搬家。
  今年8月,全長9.5公里的鞍子嶺村至三江口公路實現通車,比起原來的老路縮短了19.2公里的里程。“現在我們還在進行完善,年底前護欄、交通標誌線就會全部到位,到時還要通客運車輛,村裡多年繞行的歷史終於要結束了。”鄉人大代表吳仕德說,那時蘆塘鄉的農副產品就能直接銷往縣城了,鄉裡的農業產業也可以有更大的發展。
  ㄎ⒉┍戲絞劍和芽傻鍬繼諮段⒉⑿呂宋⒉┗蚧⒉癅華龍網原創新聞”提供新聞線索)  (原標題:彭水縣人大代表墊資45萬修路 村民過上新生活)
創作者介紹

鬼怪

es17esly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