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五歲到十二歲,我在姨媽家度過了七年寂寞又快樂的時光。寂寞的是,每日要陪伴患病的姨媽,快樂的是,村後有一條水清魚游的小河。
  姨媽住在寧津保店鎮滿莊,一聽村名就可想而知。在一個不大的區域內住著七八百口人,房子挨著房子擠得滿滿的。一條長六十多米寬一米的長窄衚衕,竟住著十三戶人家。姨媽病重不能下炕,無兒無女的她自從收養了我,臉上才多了笑容。姨夫忙裡忙外,送水遞藥端飯的事就落在我的身上。
  村後十來米就是一條由西向東流動的小河,河面寬三四米,河上是木架的小橋,北岸是村子里的棗林。沿著河岸向東走一里多就到了讀書的小學。上學的五年,每天都會從河邊走過。我最盼望的還是長輩們逮魚的時刻,一到上游來水,人們就在小河的下游攔上鐵網子不讓魚跑出去。河岸上的女孩子只能幫著拾魚,男孩子們就幸運多了,藉著逮魚在水裡戲弄玩耍。
  一眨眼的工夫,五年小學的光陰就不知不覺地從河邊走過。姨媽病故後,我也結束了異鄉的生活。再去看望姨夫已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後。問起村後的小河。姨夫說,小河已改道,水裡也不見魚了,原來的小河被填平成了路。昔日流水的小河,今天熱鬧的村道,我思慮再三也沒有去驚擾它,就讓它在記憶中流淌吧!陵縣 馬蘭芹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村後小河陪我度過七年寂寞的時光)
創作者介紹

鬼怪

es17esly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